2008年11月24日

房間

昨晚在不斷找之前打印過出來的懷舊動畫歌中文歌詞﹐無意間見到這張舊照片。連焦點都沒有對好的﹐我猜是那時要拿菲林去沖晒﹐要消耗掉最後剩下沒有拍那格菲林吧。未有數碼的年代﹐大家都有這類經驗吧﹖

這個大概是我1989年的房間吧﹐一個角落就已經滿是日本偶像與動漫的東西。

左面是床頭位置﹐藍色底這美穗海報是街邊夜晚銀行門口賣海報那種本地翻印東西﹐旁邊那張應該是近代影畫雜誌送的附錄。最神的是這兩張海報我應該仍然保存好﹐那時我把全部可以摺起的海報都放了入一個大的日本書店旭屋書店(以前吉之島﹐大丸那間﹐仍在崇光SOGO的日本書仍是旭屋吧﹖)的膠袋裡﹐保存至今。

床的右面是那種桌面不用時可以關上﹐要用才放下﹐預裝了螢光管給讀書寫字照明用的流行款式﹐上面設玻璃櫃﹐裝滿我當年的“日本書”﹐趟式玻璃門上貼了我之前在這blog都貼過出來過了膠的中山美穗歌曲歌詞﹐下面見到幾張幾元一張抽回來那種長形TOUCH貼紙。

書桌頂放了一只LP黑膠唱片﹐是中山美穗的CATCH THE NITE﹐是比劇集偶像媽咪遲約大半年但比她的名曲You're my only Shining Star稍前的大碟。這碟現在仍是9成9新狀態保存。

大碟下面是筋肉人摔角玩具﹐ 是角色Q版腳下有車輪﹐拿起它在地上擦幾下它兩手就會擺動兼會走﹐放入擂台碰撞﹐把對手給撞跌就為之贏的有趣(低B﹖)玩具。

海報間看到一些電線沿著牆走上天花嗎﹖是喇叭(揚聲器)線來的﹐我房間裡有部SHARP的一體式迷你HIFI﹐當日不是超大型喇叭尺幾高﹐就叫迷你。記得型號是CDX-17X﹐功能幾齊全﹐DUB碟過帶冇難度, 不多但有4﹐五條EQ調較一下高低音頻﹐有鬧鐘開機播歌(當然這是後世基本到不行的功能)。我把兩個揚聲器放到天花。這工程我當年自沒有能耐做到﹐是舅父不辭勞苦沒有回報給我自動請纓完成的。這CDX-17X可以配上多兩個所謂環繞聲喇叭﹐舅父就幫我配多兩個小揚聲器﹐與原本兩個﹐裝上了房間天花四角﹐那時用這個聽歌﹐效果不俗﹐幾享受0架。

那段日日玩樂無憂的日子﹐真的幾開心。當然﹐當時又不知道那就叫絕對的輕鬆無憂。那時我為何可以不太認真點對待會考呢﹖總之學業方面又冇太擔心﹐又未真係話好恨好恨拍拖﹐有機打有歌聽就開心的一段時候。好一個宅男﹐當然那時大家不知道甚麼是宅。

打這篇文﹐有些舊東西重現於腦海﹐令我有幾個疑問﹕
1)“會考”究竟是哪碼子的簡稱﹖
2)錄帶時的降噪系統有多少種﹐甚麼杜比B﹐杜比C﹖

有否仁兄在我Google前憑自身經驗記憶告訴我﹖

4 則留言:

  1. > 2)錄帶時的降噪系統有多少種﹐甚麼杜比B﹐杜比C﹖

    只記得絕大部份"杜比降噪"都係用杜比B (我指當年大家屋企用黎dup帶果d錄音機), 又有人話杜比C比杜比B更"沉", 但已無法證實了。

    btw 當年經驗係一開杜比, 成把聲"沉"晒、又細聲, 幾乎從未用過黎錄歌...

    回覆刪除
  2. 以前我也想在房间贴女明星海报,但怕父母以为我沉迷女色,海报就只好藏在暗处,偶然拿出来欣赏。

    回覆刪除
  3. to 白河愁:
    白河愁即是金明嗎﹖
    你說的是那個年紀時期呢﹖
    我小學中學都是讀男校﹐到青春期15﹐16歲未有得正式識女朋友﹐但知好色而慕少艾﹐自自然然就沉迷商品上的女色了。我父母這方面持開放態度。更甚是﹐我呢......其他更色情的雜誌﹐都只是正正常常放在書櫃裡。我是很好色這點﹐根本不容否認﹐所以如果父母知道都沒有辦法了。

    回覆刪除
  4. 我是金明,之前留言不知因何变了白河愁,十分灵异,也许有些事科学无法解释。

    回覆刪除